中国新闻社
首页 新闻大观 中新财经 中新体育 中新影视 中新图片 台湾频道 华人世界 中新专稿 图文专稿 中新出版 中新专著 供稿服务



首页>>新闻大观>>国内新闻>>“史上最牛零食”将有国家标准,可以放心吃了!



2018-11-21 20:35:17

深汕特别区找商务模特确服务「「〖 V / 信』84020845 〗朱丽〗深汕特别区找小姐包夜服务〖〖 V / 信』84020845〗朱丽深汕特别区小姐找服务〖〖 V / 信』84020845〗朱丽深汕特别区找小姐上门服务〖〖 V / 信』84020845〗朱丽深汕特别区商务模特个人联系电话〖〖 V / 信』84020845〗朱丽深汕特别区小姐多少钱一晚〖〖 V / 信』84020845〗朱丽深汕特别区商务模特找真服务〖〖 V / 信』84020845〗朱丽 深汕特别区商务模特找包夜服务全套〖〖 V / 信』84020845〗朱丽深汕特别区商务模特找真正服务〖〖 V / 信』84020845〗朱丽深汕特别区叫小姐联系电话〖V / 信』84020845〗朱丽

str_replace(' ','
',

原标题:围观| 这个身家500亿的“史上最牛零食”将有国家标准,可以放心吃了!

说到“网红”零食,每个人的心中可能有不同的答案;但要是提起“史上最牛零食”,真相恐怕就只有一个了……

据业界统计,辣条约有近500亿的产值规模,这个数字接近于2017年中国电影总票房。辣条身家如此之富有,难怪有网友调侃:“有钱就是任性,有辣条就是倔强。”

虽然“火”得不像话,但辣条也有“挥之不去的痛”。除去一直以来的食品安全问题,各地对于辣条的定义与制作标准也不相同。例如,河南辣条算是“调味面制品”,而湖南辣条则算“挤压式糕点”;2015年4月,重庆市曾召开辣条地方标准专家审查会,辣条以“风味挤压糕点”的名目过审。可一个月后,重庆市出台的标准分类却是“调味面制品”……

好消息是,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近日发布了关于征求《食品安全国家标准调味面制品》等4项食品安全国家标准(征求意见稿)意见的函。意见稿在食品添加剂、细菌数量等方面做了规定,辣条的种种问题将有望得到解决。

辣条是否曾在你的“零食堆”里出现过?对于这个“史上最牛零食”你又了解多少?

辣条的食品安全问题突出

由于制作生产对技术和资金的门槛不高,辣条行业得以在短时间内发展壮大。但与此同时,食品安全问题也被频频曝光,辣条成了地方食药监部门抽检黑榜中的“常客”。

仅2015年至2017年中旬,全国就有15个省份共计131家辣条生产企业的195批次辣条上了食药监局的“黑名单”。在通报的180起食品安全问题中,食品添加剂不合格是主要原因,其中菌落总数超标占68起,甜蜜素超标占30起。

此外,辣条行业还存在标准不一的问题。目前,市面上辣条厂家一般按照地标执行生产。在不同省份,不仅辣条的归类不同,添加剂使用的种类和数量也存在差异↓↓

国家标准让辣条更值得放心

国家标准出台后,关于辣条的第一套统一制作标准也将形成。更重要的是,消费者在享用美味的辣条时,也不用担心食品卫生和添加剂的超标问题了↓↓

虽然在不远的未来,我们可以更安心地吃辣条,但辣条毕竟油脂多,热量大,易上瘾……所以,还是要劝君一句:辣条虽好,也不宜贪吃!

)

str_replace(' ','
',

原标题:点一盏灯,照亮你回家的路

夜已经深了,杜荣燕睡不着,她静静地盯着阳台上的红色吊灯看。吊灯从天花板上静静地垂下来,不晃,也不闪,一点声响也没有,时间似乎已经静止了。

杜荣燕已经忘了,自己曾度过多少个这样无声无息的夜晚。可每到这样的时候,她都会情不自禁地想自己的丈夫初成南。

1993年,杜荣燕刚刚22岁,又在学校里教书,上门提亲的媒人几乎要踏破她家的门槛了。可杜荣燕说,我非军人不嫁。腊月二十那天,媒人把一个名叫初成南的少尉军官领到了她的面前。少尉的眼神里有些忧郁,还有些羞涩。俩人一聊,都是苦孩子。少尉初成南出生才1个月,父亲便去世了,高中还没毕业,母亲也撒手人寰。而杜荣燕也是自小没有母亲,只有她和父亲相依为命。

初成南是一个极其腼腆的人,嗫嚅了好一会儿,也没说出一句让杜荣燕脸红心跳的话。但杜荣燕认定,这是一个可以嫁的男人。倒是她大方地向他表态:“以后,我一定好好给你一个家。”

没有轰轰烈烈的恋爱,却有如胶似漆的缠绵。没有海誓山盟的诺言,却有此生追寻的远方。两个人的感情像是两条河流,终于汇合到了一起。汇聚在一起的河流,更有力量奔向远方。

1994年11月,杜荣燕生下了一个白净胖乎的小子。探家还不到1个月,初成南就要归队,说是部队有急事。虽然有万般不舍,但杜荣燕知道,她不能拉他的后腿,因为懂一个人才是真正地爱那个人。

不久后的除夕夜里,杜荣燕抱着儿子陪老爹看电视。电视里热热闹闹,可杜荣燕觉得自己的日子有些清汤寡水。老爹心疼地问女儿:“嫁个当兵的后悔没?”杜荣燕摇摇头:“嫁给成南,我就没后悔过。”那晚,杜荣燕落泪了,不是为自己,而是想着远方的丈夫从小没有父母,现在终于有了一个家,却是相隔千里,此时一定很孤单、很想家。

大年初一,杜荣燕写信给初成南,核心的意思是,只要不违反部队规定,她就到部队附近去住。再苦再难也不怕,她只想离自己的男人近一点。

就这样,杜荣燕告别老爹,抱着孩子去了黑龙江牡丹江郊外的一座军营。初成南在家属院附近找了一间平房,一家三口终于团圆了。那时候,日子过得清苦。家里只有一个电饭锅,焖饭炒菜熬汤全靠它。可只要自己的男人回到家,杜荣燕总能用这个“多用锅”变出初成南爱吃的饭菜。团聚的甜蜜,弥补了生活窘迫的所有隙缝。

在小平房住了1年多之后,初成南终于在团里的筒子楼里分到了一间房。那个筒子楼总共住了24家,被大家称为“二十四户”。大家共用厕所和厨房,属于自己家的只有杜荣燕安在门口的一盏灯。24瓦,昏黄的一片。但每次夜里初成南加完班走进那个长长的走廊时,都看得到家门口的一片明亮。有两次,很晚了,邻居敲杜荣燕的门,提醒她灯忘关了。杜荣燕笑笑说知道了。等邻居走了,她也不去关。她的男人还没回来呢。她也不知道那天晚上会不会回来。

又过了几年,初成南分到了公寓楼,二室一厅。杜荣燕天天去擦那个屋子,恨不得把墙皮都擦掉一层。有时擦着擦着,莫名其妙的眼泪就出来了。这次搬家,家里的东西拉了一平板车,杜荣燕挺知足,毕竟往筒子楼搬的时候一辆自行车就解决了问题。她置办了一个大面板,还有一个大擀面杖。她要让初成南天天吃得上她做的馒头。因为她的男人一累了,就说想小时候妈妈做的馒头了。

每次发面,杜荣燕都要发会儿呆,她觉得日子就像和面似的。感情和水一样,糅合到了面里,面就粘到一起不再分开,揉来揉去,就有了筋道。可是,日子不是做馒头。因为有时馒头都蒸熟了,初成南还没下班。有时,本来他已经快到家了,结果打个电话说临时有任务又回去加班了。馒头被水蒸气拥抱久了,就开了花。

2003年秋天,初成南所在部队在改革中撤编了,官兵们都面临着要脱下军装。杜荣燕安慰有些失落的初成南:“让咱回山东老家,你有儿有老婆的,也叫荣归故里;要是还有机会在部队干,你到哪儿,我就在哪儿给你安个家。”

事情出现了转机,武警部队到即将解散的集团军选人,初成南被选中,调到了成都。那天,杜荣燕顶着大雨把初成南送上了南下的火车。“你去你的,不用惦记家里。很快我就带孩子找你去。”

杜荣燕真是厉害,从大东北到大西南,她居然把家里的电器全带去了,还有双人床。当然,还有面板和擀面杖。在成都,五花八门的各种小吃没有打动初成南的胃,他只喜欢“上班——回家——上班”这样的路线,喜欢家里飘着麦香味的馒头。他家里的面粉不是市场上买来的,是从山东老家弄去的。杜荣燕说:“我给不了你事业上的帮助,但得给你老家的味道。”

老家的媳妇老家的面。杜荣燕头上不知不觉有了白发,但在初成南眼里,她还像当年那样好看,两人的感情还像当年恋爱时一样保鲜。

4年多以后,北京的机关相中了初成南,要调他进京。最大的问题是,北京一时分不上房。杜荣燕对初成南说:“没房也去,组织那么信任你,这点困难不算啥,我租房也去陪你。”就这样,一家人再次“迁徙”。

在北京租房,杜荣燕的要求不高,只希望房东在阳台上安一个灯。房东不解:“你家阳台又不住人,又不当书房,你安什么灯?”可杜荣燕还是笑着坚持。

房子是租来的,日子不是。清苦也好,奔波也好,但要过得像个样子。杜荣燕没有经济收入,但她得让自己的男人有感情收入。杜荣燕觉得其实这并不难,一盏灯就可以满足。在夜里,远远地一望,便会望见一种温暖,还有等待。

4年后,单位终于解决了初成南一家的住房。杜荣燕的脸上全是欣欣向荣,内心却平静如水。有房没房,日子都还是一样的日子;颠簸不颠簸,人心聚在一起就有家。

2017年8月,武警某师面临改革。初成南对杜荣燕说,可能又要走。杜荣燕淡然:“这些年,家都搬了六七回了,我难道还怕呀?”11月,初成南随部队移防到了河北保定。杜荣燕很庆幸,走得不太远,搬家不会太费事。她又开始收拾东西。

就在她包好各类物品联系物流时,初成南打来电话:“东西先不要邮了,我可能又要换地方。”杜荣燕庆幸:“好在没邮走。”她告诉物流公司说交货地点要换,对方在电话里嘟囔:“你这家搬得怎么像是闹着玩呢?”

2018年1月,消息确凿了。初成南被调往山西任职。从山东到东北,从东北到西南,从西南到北京,从北京到山西,杜荣燕一直带着的只有面板、擀面杖和初成南在天津买回来的那个红色吊灯。

在她眼里,支起锅便是日子,蒸上馒头就是生活,点上灯就有家在等着。想到这里,杜荣燕把红色吊灯摘下来打了包。她想在山西未来的家里,还夜夜给丈夫点起这盏灯,让它照亮一个男人回家的路。

)

str_replace(' ','
',

原标题:诺贝尔奖基金会理事长:文学奖恐再延后颁发

中新网5月26日电据外媒报道,受性侵丑闻影响,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已延后至2019年颁发,诺贝尔奖基金会25日表示,时间还可能再延后。

据报道,诺贝尔奖基金会理事长海肯斯登(Lars Heikensten)表示,2018年诺贝尔文学奖将在“瑞典学院重振信心或达到足够程度后再颁发”。

资料图片:2017年诺奖现场。

资料图片:2017年诺奖现场。

他告诉瑞典电台说:“这意味着没有2019年的最后期限。”

据此前报道,“#我也是”(#MeToo)反性骚扰运动风潮席卷全球后,瑞典报纸《每日新闻》(Dagens Nyheter)2017年11月刊登18名女性的证词,她们宣称遭到一名长期和瑞典学院有关的重量级文化界人士强暴、性侵犯或性骚扰,让瑞典学院卷入丑闻。

这起丑闻也使得瑞典学院在如何善后问题上发生了争议,18名院士有6名院士选择辞职,包括第一位女性常任秘书戴纽斯(Sara Danius)。

)



相关报道:战旗村美如画
相关报道:图片
相关报道:短讯
相关报道:战旗村美如画
相关报道:城口是一座碑

新闻大观>>国内新闻>新闻报道 698583559


新闻大观| 中新财经| 中新体育 中新影视| 中新图片| 台湾频道| 华人世界| 中新专稿| 图文专稿| 中新出版| 中新专著| 供稿服务| 联系我们

分类新闻查询

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观点。 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